<s id="cwwv7"></s>
  • <span id="cwwv7"><u id="cwwv7"></u></span>

    <span id="cwwv7"><meter id="cwwv7"></meter></span>
    1. <s id="cwwv7"><noscript id="cwwv7"></noscript></s>
    2. 警魂熱血 醫者仁心

      ——記全國文明家庭褚濱家庭

      作者:劉振江 來源:棗莊新聞網 2022-10-10 10:12:20

      市公安局臺兒莊分局交警大隊副大隊長褚濱,身為一名公安干警,憑著對公安工作的滿腔熱情和高度的責任感,忠實地履行著人民警察的誓言,二十余年如一日,特別是在各類重大安保等急難險重任務面前,勇挑重擔,走在前列。妻子陳瑞秀,在臺兒莊區人民醫院急診科從事護理工作已經有26個年頭,深得人們好評。女兒褚航是青島理工大學琴島學院的學生,積極參加全國大學生暑期三下鄉、琴島學院社團聯合會社會實踐基地實踐。警魂熱血、醫者仁心、心向公益,三口之家、文明向上、奉獻社會,褚濱家庭被評為第二屆全國文明家庭。

      褚濱在警校學習期間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1995年7月成為一名公安干警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打響以后,作為206國道張山子公安檢查站西伊路段疫情防控組組長的褚濱,第一時間組織中隊人員開展疫情防控工作,帶領檢查站執勤民警聯合徐州市賈汪區疫情檢查點,堅持“逢車必檢,逢人必查”,對過入車輛及人員逐一進行細致排查,并做好信息登記、體溫檢測、消毒防護等工作,對湖北籍人員及車輛及時進行勸返,守住魯蘇邊界“安全線”,確保疫情“零輸入”。他心系工作,不放過每一個細節,日均檢測入魯人數240余人次、車輛130余輛次。他時刻牢記共產黨員身份,熱情服務群眾,對來自疫區湖北籍的車輛,每次都主動上前進行勸返并護送他們上高速回家;鑒于疫情防控,村莊封路,他親自駕駛警車把鄰省徐州市區車輛引領回家。

      206國道張山子公安檢查站西伊路段地處江蘇和山東兩省交界,人流、車流較大,警力少,防控難度可想而知。為有效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,從大年初一凌晨開始,實行24小時值守,12小時輪換制度。由于疫情防控點遇到的任何突發問題都需要向褚濱匯報,作為檢查組組長,進駐檢查站以來,他沒有回家睡過一次覺,唯一一次回家,就是匆匆地在單元樓下,讓妻子給送下來幾身換洗的衣服,拿完又急忙趕赴抗擊疫情第一線。正是這樣忘我的工作,以身作則,感動了身邊一同奮戰的戰友,帶來了全中隊民警的不怕辛苦、精誠團結,促進了張山子檢查站防控工作有序高效地開展,疫情防控工作得到了人民群眾和上級領導的肯定。

      像褚濱一樣,在疫情防控期間,妻子陳瑞秀同樣處在風險的關口。急診科的工作平時就很忙,疫情發生后,工作量更是平時的二三倍,平均一個班下來接診五六十例,陳瑞秀說:“工作辛苦點沒有關系,只要能為國家抗擊疫情出一份力,我們再多的辛苦都是值得的?!瘪覟I的父母都八十多歲了,常年需要他人照料生活,沒有疫情的時候,夫妻二人經常去父母家探望,照顧老人,自從疫情發生以來,面對家庭現實困難,褚濱只得忍心舍下年邁的父母,再也抽不出時間去看望照料老人。疫情期間照顧老人的重擔就落到了妻子陳瑞秀身上。陳瑞秀每天忙完急診科繁重工作,下班后還要抽時間去照顧老人。褚濱的老父親也時常給他打電話說疫情的事,提醒讓他注意,為了不讓老父親擔心,每次他都說:“爸,你放心吧!”對老父親的愛和關心及自己的愧疚,他多次在接過電話后就流出了熱淚。

      褚濱的女兒放假在家,懂事的女兒,關心爸爸的安全,但更多的是為他鼓勁,“爸爸,加油!武漢,加油!”親人的傾力支持,也是褚濱重要的精神動力,每次掛完電話后,他會以更好的精神狀態投入到工作中去?;叵肫鸱酪咂陂g一家人,褚濱感慨地說:“在那段日子里,我們一家人是在相互擔心、關心和相互鼓勵中度過的。不過,我們撐過來了?!?/p>

      褚濱一家人在不同的崗位上,攜手“逆行”,舍小家顧大家,始終堅守奮戰在疫情防控的最前沿,守護著人民群眾,展示了基層一線共產黨員和“藍衣衛士”“白衣天使”的良好形象。褚濱說:“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信守‘為人民服務’的宗旨,我們一家都把‘為人民服務’作為座右銘,相信人生的意義在于奉獻,只有人人都這樣去努力,才能建立起‘我為人人,人人為我’的和諧社會?!保?span style="text-indent: 32px;">記者 劉振江)

      編輯:齊魯 責編:馬園亮

      无码国产福利AV私拍,国产情景剧情跟踪丝袜美女,最新国产专区村妓网aⅴ剧情,果冻传媒 空姐喘息 在线播放,神马自拍偷拍,日韩搞基无码,玩偶姐姐AV,台湾黄色电电影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